幸运赛车平台 > 原创帖文 >


《豆绿与美人霁》:看才子如何修剪生活


凤凰彩票
“美人霁,本是红釉瓷器中略差一等者,庄子笔下常有残缺不全如兀者王骀、叔山无趾等人。有几篇文章写坏了,故意编入以示瑕疵之美。”这是作者关于“美人霁”以及这本书题目的夫子自道。

但作者显然更好这残缺之美,所以书中的某处,又如此写道:尤其那美人霁,色调淡雅,幽幽的豇豆中一抹浅色绿苔,真可谓“绿如春水初生日,红似朝霞欲上时”。

预料之外的差池,便是天工。这本书读下来,我最喜欢的还是书中一些信手拈来的闲笔之作,从容不迫,颇见作者心境之淡定。

所以读书读到《今天晚上的饭局我就不去了》这样的题目,心中就起了诸如你不去我替你去的念头,但这本书的文字着实好看,又以致生出今天晚上书读不完我就不睡了的感觉。作者胡竹峰是散文高手,更重要的是,他会起标题。又不全然是噱头。好题目如美人脸上的胭脂,远看夺人眼目,近看却是浑然一体。书中一些文章标题,似乎信手拈来,但明显有着一些设计的精巧,胜在没有大肆声张,而全在一片素净中。

此书有一辑专门谈书帖,按说像我这样字写的极为难看的人是读不下去。结果读来,却有些欲罢不能。首先具有一定知识量,更好在解读与感触都足够动人,以致每读到一个他书中出现的书帖,我都要网上找下图片对照看下。老实说,字帖我还真的看不出什么名堂,难免在观感上与他的文字形成落差。后来想,此举有些无聊,李白杜甫要是赞美一个女人,真要去寻见一下真人,恐怕也多是失望的。我朋友巧舌如簧口述的名菜总叫我垂涎欲滴,但真要去吃的时候,从来都得出与印象大相径庭的感觉。世界上大多现实的美好不会好过最初的憧憬。而煽动起这种憧憬,无疑才是文章的最大妙处。

当然我这话,要请书法家们见谅。我的字难看到一种无法不谦虚的状态,新近出本小书,送人都不敢签名。当然字写不好未必能妨碍你去欣赏书帖。更不妨碍去读写书贴的书。更难得有写书帖如此有感觉的文字,有何读不得。

书中另有一辑是或为他人或为己作所写的序跋,个人觉得所谓序跋无非溢美之词,但胡竹幸运赛车平台峰夸人还是相当,相当的雅致。伯牙善鼓琴,钟子期善听。伯牙鼓琴,志在高山,钟子期曰:“善哉,峨峨兮若泰山!”志在流水,钟子期曰:“善哉,洋洋兮若江河 !”引为知己的赞誉,说是相互间吹捧也好,但更似已迹近消失的传统,这个传统叫做唱和。不过胡竹峰的自序,却非常坦陈,往往交代自己所受熏陶的出处。某处他拿周作人做比较,但读下来,他的文字与周作人还是有些区别的,周作人文字中有抑郁的苦味,而胡竹峰则更多愉悦的心甜

好文字读的是一种心境,读到欣然之处,不能自拔,不能独享,简单的方式,叫几个朋友,喝顿老酒,某些似是而非的心得席间娓娓谈来。但到夜深之时候,叫不出人,不如写几行字,以表欣喜。一样,没有好心境的人,又是读不下去书的,散文写到好处,每个字都堪玩味,如食清蒸白条,满嘴细刺,需有极大的耐心将刺一一挑出,最后细细咀嚼这一口鱼肉,鲜美无以复加,送一口酒。不过作为读过的人还是要事先声明,胡竹峰此书,并不宜送酒,只宜清茶,宜散淡下午。清风徐来,信手翻书,翻到哪页读哪页。读几页算几页。也不枉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胡竹峰生于1984年,比我要小将近10岁,但如此年轻之人,依然有如此素养,叫人钦佩。木心先生说“美貌是一种表情!”我也感觉到“文字何尝不是一种表情”。读《豆绿与美人霁》,一个内秀且未必不张扬的才子形象跃然纸上,写他的评论不好写,他太雅,我太俗。所以夸到词穷时,不知道如何收场。

不如直接说,此书未必叫人手不释卷,但至少可以一读再读。

(来源于北京日报,作者许亿)